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高层大“地震”股东忙“吸血”中华老字号九芝堂路在何方?

  “血气充足才健康,补血认准九芝堂。”2004年,李湘、邓婕、高秀敏三个年龄段的女人生动演绎的这则广告,成为了广告业经典案例之一,九芝堂驴胶补血颗粒也自此打开了市场。

  作为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知名中华老字号药企,近年来,九芝堂除靠友博药业让公司业绩“昙花一现”外,并未长久焕发光彩,反而让自身经营“雪上加霜”。

  《每日财报》注意到,几乎在友博药业业绩“变脸”的同时,九芝堂的整体业绩连续下滑。伴随业绩下滑的同时,人事“地震”也随之而来,多名董监高人员相继离职,九芝堂的百年招牌岌岌可危。

  财报显示,九芝堂前身“劳九芝堂药铺”起源于清顺治七年,即公元1650年。该公司主要以以中药研发、生产和销售等业务为核心,逐步探索布局药食同源系列产品、中医医疗健康服务、干细胞等创新业务。

  2015年,九芝堂向友搏药业实控人李振国在内的九名股东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友搏药业100%股权,向李振国转让8350万股九芝堂股份。友搏药业成功借壳,九芝堂的实控人也变更为李振国。

  在此之前,九芝堂的业绩虽乏善可陈,但也基本平稳增长,李振国入主之后,九芝堂的业绩实现大幅增长。

  但高光时刻并未持续太久,公司整体业绩便“急转而下”。九芝堂2018年年报显示,九芝堂2018年营收31.62亿元,同比下滑16.73%;归母净利润3.36亿元,同比下滑52.76%。

  到了2019年,九芝堂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但增收不增利,净利润仍处于下滑状态。九芝堂实现营业收入31.84亿元,同比增长0.68%;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92亿元,同比下降42.90%;公司净利润为1.87亿元,同比下降43.87%。

  在这种状况下,公司不但没有减少销售费用的开支,年支出金额反而在逐年升高。

  据《每日财报》统计,2017年至2019年,其销售费用分别为15.94亿元、13.34亿元和12.88亿元,公司销售费用分别是各期营业收入的41.98%、42.19%和40.50%。

  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业绩骤降,公司还在实施“吸血式”分红。2018年和2019年,公司均按照以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4元(含税)的“方案”执行,分别派发现金股利3.36亿元和3.36亿元,为各期净利润的100%和175%。

  按照常理,在这种业绩不理想的情况下,在分红方面应该低调一点,将手中的资金更多用于增资扩产,提升经营规模和经营效益,扭转局面。

  但九芝堂却不顾窘境,通过分红的形式将大量现金转移到股东手中,如此分红模式是否有不顾企业长期经营发展的嫌疑值得商榷。对此,深交所也在前几天的年报问询函对此表示疑问。

  当时,公司除了原有传统的补血、补肾等产品,新增加友博药业专注的心脑血管产品:疏血通注射液和复方降脂片。这一度被公司视为业绩新增长点。

  彼时,友博药业及相关方面承诺,2015年至2017年,分别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57亿元、5.15亿元、5.79亿元。

  随着友博药业的置入,九芝堂业绩也因此一度焕发“光彩”,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38.0亿元和7.12亿元,为上市以来最好的业绩。

  2018年,友博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0.42亿元,同比减少44.96%;净利润2.89亿元,同比减少52.39%。2019年,净利润更是直接降至1.30亿元。与重组时预测的6.30亿元和7.02亿元的数据相差甚远。

  值得关注的市场背景是,2017年,《新版医保目录》明确限制26种中药注射剂的使用,友搏药业的“疏血通注射液”被列为“限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并有明确的缺血性脑血管疾病急性期患者”使用。这可能是导致业绩下降的众多原因之一。

  随着公司业绩下滑,人事“地震”随之而来,九芝堂多名董监高人员离职。《每日财报》注意到,今年5月30日,公司董秘胡兴向公司提出辞职,其在2018年9月就任董秘,在公司任职期不到2年。

  据悉,2020年1月14日,公司副总高金岩、杨连民宣布辞职;2020年2月26日,董事刘国超、董事兼副总经理盛锁柱、监事李威、董事李劲松和刘淑霞同时辞职。

  刘国超、李劲松辞职后均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盛锁柱辞职后将继续在本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专家表示,在创新转型的关键期,高管动荡,对企业战略持续性、稳定性造成不利影响。频繁的人才流动,也形成内部管理、外部营销等诸多层面的资源成本消耗,不利企业长远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董秘离职一个月前,2020年4月18日九芝堂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振国与财务总监孙卫香日前因未能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已被湖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每日财报》注意到,这不是第一次被湖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早在2018年12月26日,就因未充分披露,关联交易的关键信息,深圳证券交易所就对九芝堂及李振国等9位高管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2019年1月2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湖南监管局下发《关于对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及李振国、刘国超等9名责任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相比之下,应该关心的还有市场上的实质动态。比如九芝堂控股股东、实控人李振国的高位质押。

  2020年3月18日,九芝堂公告称,接到函告获悉李振国所持有公司的部分股份被质押。截止公告日,李振国持有公司41.25%股份,已质押36.20%股份,占其所持有股份的87.77%。

  未来半年内,李振国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4579.9999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2.78%,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5.27%,对应融资余额1.12亿元。相关风险还是值得警惕的。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