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提升市场活跃度 何金碧建言适时取消证券、大宗商品等行业印花税

  日前,金融委召开第二十五次会议提出,“坚决打击各种造假和欺诈行为,放松和取消不适应发展需要的管制,提升市场活跃度。”一句“提升市场活跃度”,给了大家很多想象空间,其中取消印花税,就成为今年两会诸多热点议题之一。

  日前,金融委召开第二十五次会议提出,“坚决打击各种造假和欺诈行为,放松和取消不适应发展需要的管制,提升市场活跃度。”一句“提升市场活跃度”,给了大家很多想象空间,其中取消印花税,就成为今年两会诸多热点议题之一。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迈科集团董事局主席何金碧就提交了《关于适时取消证券、大宗商品等行业印花税的建议》,希望能够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增强资本市场活力,便于交易要素的健康流动和产业聚集。

  印花税是个古老的税种,源于1624年荷兰政府财政危机时期,针对社会所有经济活动“雁过拔毛”式征敛税收的特殊设计。其在我国的征收,也一直存在巨大争议。

  从1988年《印花税暂行条例》颁布到2019年底,印花税总共征收的税额超过26000亿、年均征缴800亿元,近两年印花税的两个分税种证券交易印花税和其他印花税大体上为1200亿元上下。仅以2018年来看,证券交易印花税为977亿元,其他印花税为1222亿元,与全国17万亿的总税收收入比较,占比分别为0.625%和0.781%。

  何金碧认为,印花税本质上不是一个类似增值税、企业和个人所得税这样占比近八成的核心关键税种,对国家整体来说即便取消也不影响财政收入大局的稳定。更为重要的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印花税征收功能不断缩水,存在意义大打折扣。

  在何金碧看来,随着股市各项制度和建设机制的不断完善,股票交易市场和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对印花税的调控已产生了免疫力,其调节市场的功能在不断降低。

  此外,证券交易印花税对投机行为的抑制效果也不够理想,在短期暴涨的利益诱惑面前,人们很难通过印花税的征收来找回理性。2015年的股灾就是因为人们都抱着投机的心态参与市场交易,加上场外配资的兴风作浪,导致股市出现巨大的波动,给无数的股民带来惨痛的教训。

  正是基于功能弱化的总体考虑,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日本、欧盟先后取消了印花税,目前全世界主要股票交易所中只有印度和中国大陆还在征收。就此,何金碧表示,继续征收印花税对中国开放市场、参与全球股权投资资本竞争十分不利。

  首先是,印花税不符合税收立法法定原则。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落实税收法定原则”。

  而印花税暂行条例始终未上升为正式法律,税务机关在实际征管中无法可依,将合同名称套用原印花税税目税率进行征收,对于应税凭证认定与纳税主体意见经常不能统一,会出现随意扩大征收范围或漏征漏管,印花税的征管就实际上变成了纳税主体与征管机关私下沟通的过程,征管过程讨价还价,不够严谨严肃,客观上也增大了腐败现象产生的可能性。

  其次是,印花税不符合税收立法效率原则。税务立法要以最小的费用获取最大的税收收入,利用税收经济调控作用最大限度促进经济的发展,或是最大限度减轻税收对经济发展的阻碍。

  但印花税这样一个占比很低、百分之一上下的小税种上,纳税人的遵从成本和税务机关的征收成本与财政收益之比在各税种中最高。根据不同时期的要求,自《印花税暂行条例》出台后迄今已经制订出来多达66项的所谓印花税优惠的各项解释条文和对应措施。同时,印花税实务中需要纳税人自行申报和缴纳、税务机关无力全覆盖稽查,没有能力和手段按照公平原则有行政效率地去征缴所有应缴的印花税。

  第三,印花税不符合税收社会政策原则。在经济下行周期、特别是疫情期间印花税的逆周期猛增不符合逻辑,税务机关相关征缴行为不符合国家为企业减税降负的总方向,不符合税收社会政策原则。

  2009年以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国家整体关于税收的社会政策主基调就是减税降费。2016-2019年根据这一阶段经济工作中减税降费的税收社会政策总原则,四年来减税总规模分别达到0.5万亿、0.57万亿、1.10万亿、2万亿,特别是2018年和2019年的力度明显加大。

  然而,近期印花税的迅猛增长,从财政部公布的2020年1-2月份财政税收数据显示,印花税呈逆周期猛增,“证券交易印花税”以77.2%的增幅排名全国分税种增幅第一位;“其他类印花税”以30.8%高出第三位“个人所得税”16个百分点的幅度排名第二位。

  何金碧认为,客观上在经济下行周期和疫情叠加之下,这一现实情况让企业特别是大宗商品包括有色行业陷入经营更加困难的境地。

  再以“其他印花税”征缴来看,虽不是阻碍交易要素流动、促进产业聚集、创新红利释放的全部因素,但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

  何金碧认为,当前印花税的征收,不利于“一带一路”国家倡议的纵深实施,有碍于贸易便利化和自由化的健康发展。

  经他调研,各地商会和证券机构普遍认为,对于证券类印花税的征缴,严重制约着交易成本的降低,对资本市场增强活力、健康发展形成桎梏;其他类印花税的征缴,阻碍了交易要素的健康流动和产业聚集,已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大宗商品贸易行业形成了“卡脖子”。

  而真正意义的国际贸易中心或自由贸易港,是货币可自由兑换、具备国际竞争力的税负水平(如新加坡和迪拜),设计公平和科学的税控体系,促进国家级自贸区和各地国际贸易中心的建设,客观要求制定完整的地方性政策配套体系,以此加速交易要素的流动,吸引国内大宗商品行业龙头企业形成集聚效应。

  在何金碧看来,一个健康、稳定、强大的市场,将会使社会资源可以通过市场自我调节形成更加合理高效的配置,将会催生大批优秀公司不断发展壮大,企业对社会和税收的贡献将超过印花税的作用。

  由此,何金碧建议相关部门深入研究,适时取消证券、大宗商品贸易等相关行业的印花税征缴,释放市场更大的创新活力。

  除凤凰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它因使用凤凰网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 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凤凰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透过凤凰网网页而链接及得到之资讯、产品及服务,凤凰网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凤凰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凤凰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 敬请谅解。